我可是个男人,为什么打不起精神 | 梦幻城市电影俱乐部

时间:2018-10-27 16:45 点击:188

  「这么说,我可以走了?」李原本以为会受到惩罚以赎罪恶,不料自己被轻易谅解。他站了起来,踉跄了一下,忽然拔了警察腰上的枪,试图自尽。

*影片中,可能是李唯一的一次笑容 *影片中,可能是李唯一的一次笑容

*小帕,叔叔李,李的哥哥乔 *小帕,叔叔李,李的哥哥乔

  电影用极其平缓的方式交待了一个蒙受灾祸的家庭。主人公李,就像是我们周遭的某个老李。不幸的是,老李在一天夜里出门买酒,忘记给家里的壁炉加挡板,遭致大火,儿女丧命。

  李终于没能打起精神,也无法原谅自己。他把侄子的监护权交由乔生前的朋友乔治,并打算把生活用品重新搬回波士顿。

  这中间,又有一个时间跨度并不大的闪回,相伴随的是另一辅线人物,李的前妻,兰迪。李在曼彻斯特的街道闲逛,遇见前妻兰迪。兰迪推着婴儿车,气色姣好。十年过去,兰迪已走出阴翳,组建新的家庭。她试图表达对李的歉意和关切。李一直垂着头,无以正视她,顾左右而言它,却始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兰迪开始哽咽,李却仓皇地走开了。

  影片的另一大特色是它精妙的闪回叙事。李的悲剧,就是在作为第二叙事线索的记忆闪回中,被缓慢讲述。

    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博望志

  *博望志,时代罔闻录

  曼彻斯特的冬天冷极了,土地结冰,凿不开,乔的遗体无法下葬,相伴随的是小帕往后的监护权问题。从剧作上看,小帕是重要的辅线人物。他与李之间的交手,都是对李的性格的重要描写。某种程度上,这是父子关系的一种抽象。

*电影里时常出现的空镜,海边的曼彻斯特镇 *电影里时常出现的空镜,海边的曼彻斯特镇

  「听着听着!」 叔叔李不死心,继续向侄子追问,「假如你只能带一个人登上一座孤岛——前提是,你知道跟他在一起你是安全的——他可是个厉害人物,会做一切事情,能教会你生存,并生活得幸福。现在,这一最佳人选,只能从你爸爸和我之中诞生,告诉我,你会选谁?」

  春天,乔入土为安,曼彻斯特有了一些绿意。小帕逐渐释然,并尊重李的决定。葬礼回来的路上,李从地上捡起一只棒球,一路玩着往家走。途中,李把球丢给小帕,小帕鼓舞似的对自己的叔叔说:「丢得不错!」,后又把球丢回给李。叔侄二人沿途走远。故事终于明亮起来,就好像,李身上缚着的厚厚的茧子,此刻终于破了一个开口。

*葬礼后,回家路上的叔侄 *葬礼后,回家路上的叔侄

  但这不意味着,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是一个全然「丧」了下去的电影。它还是留着一条令人倏然畅快的尾巴的。

  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在不久前的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上获得了六项提名,最终,因卡西·阿弗莱彻的出色表演和影片精巧的叙事结构,斩获了「最佳男主角」、「最佳原创剧本」两个重要奖项。两座小金人实至名归,也相辅相成。影片采用闪回结构的双线叙事,设置以侄子小帕为主的对照人物,辅之克制的镜头语言与恰到好处的古典配乐——它们一同将主人公李描摹得极为真实且感人至深,使得电影本身如同绝佳的人物写作范本。

  「你知道吗,尽管你老爸是个挺不错的人,但关于这个世界,他仍有很多参不透的事。」甲板上,叔叔李向侄子夸耀道,「我却可以!」侄子小帕,只有六七岁的样子,但能从言语间隙听出自己的父亲受了挑衅。他挣脱叔叔,在甲板上小跑。叔叔紧张起来,将侄子一把抱住,怕他与船舷靠得太近。

  此事让李确信自己没有勇气在故乡生活下去。镇上的人拒绝为他提供工作,他也依旧丧气而粗心,比如,煮菜时在沙发上睡着,汤汁糊了,弄一屋子烟。此处有一个超现实的情景设置——李梦见两个故去的女儿将自己摇醒,问,「爸爸,你没看见我们身上着火了吗?」

  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给人最直观的感受,是它的缓慢而不动声色。观者需放松而仔细,才能获得共情之处。假使只把它当成佐餐的娱乐电影,许是要错过埋伏其中的大悲喜。

  你没看见我们身上着火了吗?

  爸爸

  影片结尾,李和小帕又坐了一次船。那艘破旧的「克罗地亚·玛丽 」,此时已换了新的引擎。片中有一处细节照应:乔的墓碑上,有乔和李的父母的名字。那艘小船,正是以母亲的名字命名。一切颓丧的情绪,像是获得了某种护佑和支撑。

  乔的葬礼,教堂里宾客往来,导演用了慢镜。为这场迟迟到来的吊唁,李的亲友渐次回归到叙事中来——影片涉及的几乎所有角色,都在这场戏中出场。葬礼没有悲伤气氛。侄子小帕在镜头前穿了一身齐整的西装,与宾客相互拥抱,礼数周到。小帕似乎是在这场戏里迅速地成长起来,倒是李,更加消沉下去。人群中,李一言不发,退避社交,封闭自己,似是自我惩戒。

  这是电影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的第一个场景,无聊而快活的较量,像是酒桌上为掩饰庸常生活而举行的口头性比武。

  李被警察拦下。配乐进入高潮,盖住了场景音,将漫溢出来的悲情埋了回去。镜头重新切回叙事主线的时候,李看上去正因这断记忆而感到焦躁。电影正是通过主线和闪回结构中,人物状态的比照,准确地描摹出了一个被愧疚和悲情束缚,却得不到惩罚和救赎的人。

  *我们做了个新栏目叫《梦幻城市电影俱乐部》,名称来自上世纪90年代英国乐团Dream City Film Club。过阵子组织线下活动,邀请大家来博望志观影、聊天,今天由值班编辑吴老师先同大家聊一聊大热的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

  这一场景看起来与整个故事的主线疏离,仿佛中文写作中,一个作为比兴的意象。一个无大志向的男人,正把自己的哥哥当成对手,在一座滨海的小镇上,喝酒、打渔,育有三个儿女,企图平缓地渡完此生。而在影片的第17分钟,导演才恍然道出,哥哥乔病逝、李接手侄子小帕的抚养权一事,叔侄二人相为扶持。时隔十年,玩笑话一语成谶。

  那些惨烈的人物设定,容易被套以同样惨烈的情节与表演,而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还原了生活本来的样子——李最终没能与悲情和解,如同庸常的生活里,鲜少真的诞生英雄。也就是说,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并没有向我们展示故事矛盾的解决方案。片中,导演确实扮演过试图拆开「茧子」的那一个人,但最终,他还是把茧子交给了角色本人。

*李在律师处,得知自己要成为小帕的监护人 *李在律师处,得知自己要成为小帕的监护人

  那艘叫做克罗地亚·玛丽号的小渔船在海上平稳航行。摄像机给了个船头的近景,很快,便摆向船尾,远远注视甲板上一对打闹的叔侄。

  故事主线中的李,已经生活在波士顿,如他先前夸耀的那样,无所不能。他铲雪、修水管、疏通马桶,在街坊中间做些散活来维持一摊生计。李神情木然,有时易怒,对人情世故相当迟钝。在料理哥哥后事的时候,他近乎冷漠,看起来就像加缪《局外人》中的「局外人」,些许荒谬的举止令人费解。尤其在冬季的曼彻斯特镇,雪晴之后,街道煞白,李在人际中的不适和尴尬,悉数曝露其中。

  全片都维系在蓝、白、灰的色调之中,看上去,导演正试着用过于明亮的色彩呈现一个原本幽暗的故事。与这一色调相匹配的,是摄影机的运镜和景别设置——它们延续电影第一个场景中的克制和审慎,用恰当的距离,凝视一个落魄的人招架命运的全过程。全片风格冷静,偶有爆发,如同李的性格。

  这一线索的高潮是李所回忆的火灾现场。此处剪辑极为精妙。李坐在律师对面,心神不宁。一开始,闪回与主线过渡自然;渐渐地,李的记忆被慢慢剖开,一刀一刀地往深了切去,此时闪回画面变得极其短暂,仅展露几秒就迅速切回到主线中,以示李的不安;再往后,李的往事终于显露出来,而闪回的镜头也逐渐加长,如同李终于胆敢正视自己的创伤。此处最后一次闪回,是在警局,李配合两名警察的调查,描述事发经过。警察表达同情,试图安慰:「我们不能因为你忘记给壁炉加挡板而逮捕你,毕竟,这是每一个人都可能在昨晚犯下的错误。」

*李不能准确描述自己的创痛,他情绪的唯一出口,是在酒吧借着酒胆滋事挑衅 *李不能准确描述自己的创痛,他情绪的唯一出口,是在酒吧借着酒胆滋事挑衅

  文| 吴欣怡

*李在警局 *李在警局

  十年过去,小帕十七岁,个子和李一般高。他和李年轻时候有些相像,爱玩,拥有他热衷的冰球运动,三五好友,一支糟糕的摇滚乐队。他处着两个女朋友,并自作聪明地周旋其中。同李一样,小帕也不善于表达感情。生活中,他们谨慎地征求对方的想法,发生争执,又谨慎地修复。看得出,李再不是当年在甲板上活泼而自负的李,他对监护侄子直至成年一事,感到信心殆尽。


当前网址:http://45.43.233.214/about/2666.html
tag:我可,是个,男人,为什么,打不起精神,梦幻,「,

发表评论 (188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365建站器演示 @2014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美白保湿 版权所有